中建网群 | 信访举报 | 道行天下 | 中建云 | 邮箱登录
发布日期:2015-12-28 信息来源:美高梅4858mgm字号:[ ]


1951年,正当中国建筑企业总企业河北省分企业全力以赴整修抗美援朝的重要运输线——京榆公路(北京至山海关)的时候,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上也活跃着一支劲旅,他们为了保家卫国和抗击美帝国主义的侵略,舍生忘死,英勇奋战,跟随中国人民志愿军抢修遭敌机炸坏的道路和桥梁。这支队伍中有不少大家路桥的老前辈,而朱光耀就是其中之一。

朱光耀,193012月出生于热河平泉。19492月参加工作,195012月被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公路工程总队第三大队四中队,随部队参加抗美援朝公路抢修。19561月,热河省撤销,随厅公路局第一工程队进入河北省。后参加平青公路、邯涉公路、保津公路、邢临公路与七里河大桥、金滩镇大桥、溢洪道大桥、永定河大桥等施工,1980年任第三工程队队长。198210月,援建马达加斯加2号公路,任第二路线队施工队长。198912月,在第七工程队队长任上离休。离休后被返聘为河北省道路开发中心顾问,直到石太高速公路(河北段)建成通车。

当笔者采访朱队长时,这位已85岁高龄、耳已失聪的老人,竞从书柜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他珍藏了半个多世纪的两本抗美援朝公路抢修日记,这两本日记虽已纸页泛黄,字迹氧化,模糊难认,但通过仔细观看,当年他以及他的战友们在朝鲜战场上的每一天与每一幕,都还基本上能清晰地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报名入朝

19506月,朝鲜战争爆发。同时美帝国主义的飞机多次侵入我国领空,直接威胁到新中国的国家安全,战火即将烧到鸭绿江边。10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批入朝参战部队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境内,与朝鲜人民军并肩抗击侵略者。

志愿军出兵入朝,在一次次战役胜利之后,后勤运输线也随之不断拉长。而美国则利用在空军上的绝对优势,不断派遣大量飞机昼夜不停地轰炸我后勤运输线,特别是美军发动的“绞杀战”,我军的后方公路、桥梁等基础设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19501126,根据当前军事运输和及时抢修公路以提高运输效率的需要,东北人民政府发布命令,责成交通部公路总局连同有关省的公路机构,迅速组建队伍赴朝担负公路抢修任务。随后共计有两千余人的“中国人民志愿公路工程总队”宣告成立,并下设2个大队(后扩编为3个大队),8个中队,24个分队。东北公路管理总局局长连柏生任总队长,王潮海任第一大队大队长,刘钧任第二大队大队长。

热河省交通部门的广大干部与职工,听说要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公路工程总队”赴朝参加公路抢修,纷纷表决心,发誓言,坚决要求上战场。当时的筑路工人、老家为赤峰市黑水镇的“侯氏弟兄”,其族人有十几个,人们戏称“一窝猴”,就在决心书中写道:“坚决以实际行动保家卫国,支援朝鲜人民,祖国需要就是大家的志愿”。此时身为厅公路局技术员的朱光耀也向组织递交了申请书,那时他还不满20岁。12月初,热河省交通厅批准阎泽生、刘英杰、李宗华、许冠武、吴世业、朱光耀、录青山、李志新、王悦、胡永太、张甫仁、李光勋、孟继光、张柏林、丁景新、吴庆恒、张桂良、李友、赵珍、单奎、王振忠等191人入朝。在这些人中,管理干部7人,工程技术人员10人,技术工人147人,汽车驾驶员27人。厅领导委派厅人事科科长阎泽生为领队,刘英杰为引导员。原厅公路局第一工程队队长许冠武、第二工程队队长李宗华分别继续为入朝工程队队长。

秘密过江

1950126日,队伍在热河省省会承德市集结。厅领导为他们召开了秘密送行会,厅机关秘书科、经理科、计划科、公路科、人事科的负责人张克、谢学武、鲍丙树、李仲三、边致洪等参加,厅长马信、副厅长刘佐斌分别讲了话。

7日,他们由承德乘汽车出发,经平泉、朝阳,9日中午抵达北票。当时北票已经有了铁路,下午改坐火车,经锦州、沈阳、抚顺、梅河口、通化,11日晚在辽东省缉安县(现吉林省集安县)的黄柏车站下了车。随后在大青沟,由东北公路管理总局统一组织,编入了抗美援朝中国人民志愿公路工程总队第三大队四中队,朱光耀被分在了四中队二分队。

在大青沟期间,他们与其他地方来的人员一起进行了统一集训,大队领导重申了入朝纪律和注意事项。17日下午5点由大青沟秘密出发,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行军,晚7时到了鸭绿江边。

当时已进入冬季,大家都穿着统一配发的棉衣,还觉得冰冷刺骨。抬眼眺望鸭绿江,大部分已经结冰,只有江心还有湍急的水流,江面大约有300多米。这里没有桥,也没有渡船,他们到时,用木伐子连起来的浮桥已经搭好,他们就是要通过这座浮桥进入对岸。据说不久前的129日,总队长连柏生、第一大队大队长王潮海率领部分人员就是在这里首次通过的。

为了保守秘密,过江是趁着黑夜进行的。大约夜里10点多钟,全体人员背着行李从北岸列队出发,在当地有经验的老乡带领下,徒步踏上浮桥,小心翼翼地向对岸慢慢移动。因怕人发觉,连手电筒也不敢使用,只有摸黑前进。浮桥颤动很大,最初大家有些胆怯,但过了一半,人们的胆子就大了起来。大约半个小时,队伍就到了南岸。

实行任务

跨过鸭绿江,就是朝鲜国土。为了躲避敌机的轰炸,从18日开始,他们白天宿营,晚上行军,经前川、熙川、杏川里和兰平里,195111日黎明,到达五岭东的三浦里。这是他们第一个落脚点,也是开始配合军事进展、对公路和桥梁进行跟进抢修的第一站。当时他们喊出的口号是:“军队打到哪里,大家就一定把道路修到哪里!”

他们接受的第一个工程是五岭工程,这是三浦里至碣隅公路的一段,大约5公里。此路原是一条山区大车道,现在要加宽到能通行汽车的公路。由于敌机白天轮番轰炸,施工只能放在夜间进行。那时的工作与生活环境十分险恶。有时为了隐蔽目标不能生火做饭,就只好吃些生冷的炒面或黄豆。有时没有休息的房屋,就只能在阴冷潮湿的窑洞或山洞里凑合。被子被浸湿和人的手脚被冻伤,那是家常便饭。但尽管如此,却没有一个叫苦的,也没有一个悔恨的。五岭工程主要是开山,从朱光耀的日记上看,该工程16日开工,127日就胜利完成了任务。主要工程量包括土方6822.71立方,石方1572.12立方,另外还有软岩、硬岩及乱石过水路面若干。施工中共用雷管1238个,导火线577米,炸药1336包,总计用工1628个。根据上级临时指示,竣工后还沿这条路修筑了一条汽车隐蔽沟。

五岭工程刚刚结束,他们就又接受了雪具基便桥的抢修任务。雪具基便桥是一座江桥,也是被敌机炸毁的一座桥梁,残破不堪,长约60米,上级要求时间非常紧急。此时的江水有两米多深,风大浪急,季节虽已到了冬末,但人们还是被冻得瑟瑟发抖。为了人能下到江心施工和运送材料,大家就在江上横系了一条100多米长的钢丝绳。当时的石料是通过用木伐子运到江心的,而修桥所用的斜撑、顺梁、护木、垫木、副梁、桥面板等木料只能是就地伐树,然后推入江中顺水漂到桥边。抢修这座桥梁非常危险,因为敌人早就盯上了这个目标。真正在桥上施工的人还好点,敌机来时他们就迅速钻进两岸已挖好的掩体内,实在躲不及就跳入江中。但苦就苦了材料运输人员,材料(大部为石料)运输人员主要是朝鲜妇女,另外还有驮运石头的牛群,因为她们大部分时间都在道上,况且牛群走动缓慢,敌机轰炸没有地方躲避,这样就眼看着挨炸,有的就眼睁睁地看着被炸死,这种惨状几乎每天都有发生。雪具基便桥经过大家的奋力抢修,两个多星期就竣工了,时间不久,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个汽车团满载着军用物资,就从这座桥上开向了前线。

25,为落实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届后勤工作会议精神与周恩来关于“战勤工作千条万条运输是第一条”的重要指示,“公路工程总队”被纳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序列,最初番号为“3502”(后又多次变动)。同时志愿军还为各中队配备了教导员,为各分队配备了引导员。另外,东北人民政府副主席林枫此时也发来电报鼓励大家:“抢修公路和运输物资是战争胜利的主要条件之一,希翼公路工程总队的全体人员,要听从指挥,克服困难,胜利完成祖国交给的光荣任务”。这就更加鼓舞了大家的斗志,他们都以忘我的精神投入到道路与桥梁的抢修之中。55日,朱光耀不但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这时还兼任了二分队的学问教员。

朱光耀以及他的二分队从入朝到1952122日回国,除参加以上的五岭工程加宽和雪具基便桥抢修,还参加了马月里汽车掩体修筑、西滩便桥修复、汉浦桥新建和端祥线唐坝里一期、二期、三期工程施工,并整修了德实里至泗水里公路的部分路段,前后共计一年零一个月。这些工程绝大部分是由他们独立施工,也有个别的与朝鲜公路工程队联合完成。这其中的桥有的是修了再炸,炸了再修,如此往复多的竟达数次、甚至十几次。

战地遇险

在朝鲜的日日夜夜里,无时无刻就有生命危险。尤其是敌人发现了目标,他们的照明弹就能把黑夜照成白天,然后飞机就是一阵狂轰烂炸。特别是过封锁线,几乎都有人员伤亡。

一次他们住在一个山村里待命,村子里还住着志愿军的一个车队,车辆都是绿色的嘎斯车,也都掩蔽得很好,不知怎么让敌人发现了,瞬间十几架敌机就呼啸着飞了过来,还未等警报拉响,一排排炮弹就在村子里炸开了花,汽车大部分被炸烂,整个村庄顿时成为一片火海。分队队长吴世业刚要招呼大家隐蔽,一颗炸弹就在他的身边爆炸了,他的腰被炸伤,脸部也血流不止,大家把他抬到一个仡佬处,迅速为他包扎伤口,因没有伤着要害处,算是捡了一条命。但工人张汉臣却被炸弹炸着头部,没等送到战地医院就停止了呼吸,朝鲜战争结束后,他的遗体运回国内,被葬在丹东市的镇江山。与朱光耀一同入朝的191人,其中的3人就牺牲在了朝鲜的国土上。

朱光耀是技术员,每项新任务,几乎都是他打前站。有一次,他与一位姓陈的工程师和一位姓李的翻译,去一个地方勘探工程。本来早有规定,干活都在夜间,白天是不准轻易抛头露面的。但那一次因为工程紧急,就破了例。驻地离新工地10多华里,为了缩小目标,他们三人出发后就拉开了距离。陈工程师年龄较大,走在最前头,朱光耀最小,走在最后头,李翻译在中间。行走途中,他们基本保持100米左右的距离。可能是朱光耀人高马大、或翻穿的皮衣目标太显,刚走了一半路程被敌人发现了。不一会儿就冒出了四架敌机冲着他就开始扫射,吓得他赶紧钻进一个地沟里,并用杂草盖住身体。但敌机第二次俯冲下来,对着他又是一阵没命地扫射,他那时与敌机的最近距离还不到5米,连敌机的驾驶员都看得清清楚楚。他想:完了,这次不丢命也得挂彩。敌人撂下一排炸弹呼啸着飞走了,过了一刻钟,他听到不远处有人声,好像说“弄不回国,也得把他埋了啊”。原来是敌机走了,走在前面的陈工程师与李翻译返了回来,他们认为小朱怎么也完了,不能让他抛尸荒野,二人回来是商量着怎么掩埋他的。他俩走近一看,小朱的胸口还有气,就小心地推了推他,不想这一推,朱光耀一纵身跃了起来。他俩大惊失色,足足有一分多钟才缓过神来,最后齐声说:“阿弥陀佛,小朱,你命真大!”

笔者查了查朱光耀的日记,这件事发生在1951429日的中午。

乐观情怀

    在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上,虽然有苦有累有危险有牺牲,但因为大家都有坚定的革命信念和立志把美国侵略者赶出朝鲜的决心,所以他们的工作是开心的,也是处处充满乐观的。

    分队都有党支部和团支部,党支部和团支部不但关心大家的政治生活,而且还特别关心大家的学问生活,遇到施工空闲或重大节日,他们就组织大家唱歌、跳舞、讲故事,有时还与朝鲜青年一道进行联欢。下面就把朱光耀的一则日记摘抄如下,从中大家可以窥测一斑:

 

    19511231  星期一  天气晴

    今天是1951年的最后一天,大家都以兴奋的心情欢度这个日子。为了迎接和庆祝新年,分队领导决定今晚召开联欢会,并责成我和小季、小丁布置会场。吃过中午饭,大家几个就忙碌起来了。会场就设在大家经常学习和开会的那两间屋子里,我在画报上找了一幅毛主席像,剪下来贴到会场中央,小季和小丁不但用毛笔写了会标,还在屋子的四周写了好几条标语,屋子也打扫得干干净净,还设了主席台,下边摆了条凳。虽然有点简陋,但入朝以来这也属“高级会场”了。

    下午,由于工程紧急,战友们照样干活。但领导通知,今天可以早一点儿收工,于是伙房5点钟就开饭了。

    晚上6点,晚会正式开始,引导员让我当司仪,于是我就按照提前拟好的议程开始主持:

    第一项内容:唱国歌。

    第二项内容:向毛主席致敬。

    第三项内容:向革命先烈和在朝鲜战场上牺牲的战友默哀。

    第四项内容:由团支部书记张继明带领新团员进行入团宣誓。4名新团员分别是王承恩、郎志民、高文坡、刘继田。

    第五项内容:领导讲话。讲话领导有分队谭引导员、吴队长和张副队长。吴队长总结了入朝以来分队所取得的主要成绩和存在的不足,张副队长重点讲了今后的工作,而谭引导员对取得优异成绩的先进个人提出了表扬。没想到的是,在受到表扬的先进个人中,其中还有我。今天我格外开心,整个晚会都是乐滋滋的。

    第六项内容:自由讲话。第一个登台的是孟继光,他主要谈了入朝一年多来的收获与思想变化,受到大家的热烈鼓掌与欢迎。接着登台的分别是王玉思、王继先、刘继田、潘振卿等。

    第七项内容:表演节目。这是晚会的最高潮部分。其节目有京剧、大鼓、快板、独唱、合唱、手风琴比赛等。

晚会一直进行到9点钟多才结束,这场晚会是入朝以来最隆重的一次,也是环境和气氛最好的一次。其地点在朝鲜北海道瑞兴郡仓材里上洞村。

另外,朱光耀忙里偷闲,还写了不少脍炙人口的反映战地生活的诗歌,现将他的“打倒美帝”摘录如下:

美帝,美帝,你不要猖狂,

你经不住中朝人民的铁掌。

你不过是一时的垂死挣扎。

纸老虎哪能掀起搅天巨浪?

战争犯子你不要妄想,

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眼睛雪亮。

虽然你尽耍阴谋诡计,

大家定要抽刀斩杀你这吃人的魔王。

新中国不是以前的东亚病夫,

已经傲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假若你要侵略大家的祖国,

每个人都会为保卫她走向战场!

就是这样,朱光耀和他的战友们以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无比坚定的决心和意志,在生与死和血与火的战场上,抢修道路与桥梁,为前方阵地搭建了一条“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从而为抗美援朝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笔者从抗美援朝战争档案馆里查到,中国人民志愿公路工程总队自195012月入朝,到19523月胜利完成任务的一年零四个月中,共修建桥梁185座(6869米),涵洞工程180座(954.2米),汽车掩体576座。整修路面724044米,勘察路线27条(2571公里),过水路面34道(589米),新建房舍库房30座。

美高梅4858官方网站的老前辈参加抗美援朝公路抢修的除朱光耀外,还有吴世业、贾天仁、贾天柱、董昆山以及“侯氏弟兄”等近20人,其中吴世业不但那时就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公路工程大队三大队四中队二分队队长,1982年以后还担任了我局副局长。另外,原第四工程队队长李孟乾以及徐复仁、郭久英等同志还作为参战部队的指挥员和战斗员参加了抗美援朝的多次战役,并立下了战功。

 (叶志安)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联系大家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地址:石家庄建设南大街38号 邮编:050001 电子信箱:sinorb@cscec.com
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 京ICP备12019915号
版权所有: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