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建网群 | 信访举报 | 道行天下 | 中建云 | 邮箱登录
发布日期:2015-12-28 信息来源:美高梅4858mgm字号:[ ]


19473月至19493月,中共中央机关及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根据全国战场形势的发展与变化,从陕北迁往西柏坡,又从西柏坡迁往北平。在从西北到华北、从农村到城市的转移中,晋察冀边区的交通部门与广大军民为中央机关和毛爷爷主席等中央首长的顺利搬迁,提供了有力的交通和后勤保障,圆满地完成了人员装备和机要文件以及档案资料的接运任务,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一、刘少奇、朱德率领中共中央工委进驻晋察冀的路线

19473月,国民党军对解放区的全面进攻受挫之后,被迫改变战略,集中兵力对解放区的东西两翼——山东和陕北发动重点进攻,妄图迫使中共中央撤出陕北,以达到其各个击破的目的。

同年329日,中共中央在陕北清涧县枣林沟召开会议。这次会议是在中共中央机关19日主动撤离延安后转战陕北途中召开的。会议决定:“中央书记处书记毛爷爷、周恩来、任弼时率领党中央的精干机关继续留在陕北,中央书记处书记刘少奇、朱德和一部分中央委员前往华北,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叶剑英、杨尚昆到晋西北统筹后方工作。”

331下午2时,中共中央五位书记从枣林沟乘坐吉普车,沿着延川至绥德公路北行。在绥德西南的田庄,毛爷爷等骑马西去,跨上继续转战陕北的征程。刘少奇、朱德率领中央工委人员告别毛爷爷等继续乘车东进,沿绥德至宋家川公路,于41日凌晨l时到达黄河岸边的宋家川渡口(今吴堡县),连夜乘船渡过黄河进入山西境内,在军渡镇(今属柳林县)登岸后宿于附近山上的李家园子。晚上沿军渡至汾阳公路向东,经柳林镇、离石往北,沿着去临县的大道,于42日拂晓到达临县三交镇,受到晋绥军区司令员贺龙的迎接。3日,在贺龙的陪同下,继续乘车沿临县至兴县简易公路北行,途经临县白文镇住宿一夜,4日到达兴县蔡家崖。这里是晋绥军区司令部驻地,东距兴县城7.5里,在此留驻4天。8日乘车继续出发,沿兴县至岚县大道东行,此路在抗日战争时期是陕北通往山西五台和冀西的秘密交通线,当晚宿于晋绥军区军干校驻地兴县西村。11日起程往东转入山间小路,由于道路崎岖,工委一行决定弃车骑马,由军干校教育长傅传作率一连战士护送,当晚到达晋绥军区三纵队驻地静乐县西坡村。12日,工委一行骑马沿静乐至宁武大道北行,宿于宁武县石家庄,受列晋绥六地委书记梁仁界的接待。此处已接近国民党军队占领区,为了工委一行的安全,他们决定从近路东进,由静宁大道折入山间小路,因坡陡路窄,工委领导在一些路段不得不弃马步行,14日驻于崞县辉顺沟(今属宁武县),15日到达晋绥军区六分区驻地崞县屯瓦村(今属原平市),晋察冀军区冀晋军区政治部主任张连奎率两连战士到同浦铁路以西接应,晋绥军区护送部队130人返回。

此段同浦铁路是晋绥、晋察冀两解放区的衔接地带。刘少奇、朱德率中央工委人员在屯瓦村留住两天,等待过路。18日骑马东行,在原平城北穿过同浦铁路,当晚到达崞县大莫村(又名子干村,今属原平市),冀晋军区二分区司令员罗文芳到滹沱河东岸迎接。大莫村距敌仅20公里,为保证中央工委的安全,罗文芳率部队一个团在原平、大莫村以南10公里一线布防警戒。19日沿原平至五台大道骑马东行,途中刘少奇胃病发作,由崞县上庄村派一副担架护送,当日抵达五台县善文村,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副书记刘澜涛从阜平专程在此迎候。次日,在刘澜涛的陪同下,继续骑马沿忻县至五台公路向东,此路是抗日战争前修建的一条道路,日本占领五台后于1942年曾进行整修,但由于战争破坏,道路坑洼不平,不能行驶汽车,傍晚抵达五台县东茹村。24日溯清水河河滩东行,当晚宿于松岩口。25日住石咀,26日从太行山长城岭进入河北境内。由此向东到阜平城原为驮运路,其中印钞石至长城岭段线路曲折,最大坡度为18%,路基最窄处仅1.5米,1947年春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曾对此路进行改建,由边区交通局工程队组织测量和施工,将原路多处改线、降坡和加宽,在中央工委搬迁之前整修完工,路基宽度达到35米,坡度降至10%以下,搞得好的路段可以行驶大车,其中龙泉关至阜平段可行驶小型汽车。26日下午3时,中央工委领导在龙泉关换乘晋察冀军区派来的汽车,途经法华、阜平城转道向南,当晚到达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所在地——城南庄,受到边区党政军领导的热烈欢迎。

此次搬迁历时26天,途经310县,行程千余里,在15个村庄留宿。此后不久,中央工委领导乘马离开城南庄,经灵寿县陈庄、建屏县寨北、苏家庄(今属平山县)到达西柏坡。在这里正式组建了以刘少奇为书记、朱德为副书记、彭真、董必武等为常委的中央工作委员会。搬迁期间,冀晋行署派二专区雁北运输队和四专区五台运输队的大车、驮骡,从法华到西柏坡承担工委人员、家属和行李物品的运输任务。

从此,人们看到滹沱河畔的小山庄里出现了彻夜不灭的点点灯火。在近一年的时间里,中央工委在这里领导了解放区的生产、建设和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指挥了华北地区的解放战争,完成了中共中央委托的各项任务,推动了全国解放战争的胜利进展。

二、毛爷爷、周恩来率领中共中央前委进驻晋察冀的路线

19473月,毛爷爷、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共中央领导撤离延安后,率领中央前委在陕北转战一年,粉碎了国民党军队的重点进攻,扭转了西北战局。与此同时,全国各解放区战场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解放战争已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在此历史转折关头,为进一步准备和迎接战略决战,中共中央于1948926日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做出英明决策,将晋察冀、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实行合并,组成华北解放区,领导中心设在石家庄,这样既可以有力地支援前线作战,并能抽调大批干部输送到新解放区。同时决定,中央亦准备移至华北,与中央工作委员会合并。

1948323,毛爷爷主席率中央机关人员从米脂县杨家沟骑马出发东行,经吉镇、螅蜊峪,到达黄河西岸的吴堡县川口渡口。这个渡口是陕北进入晋绥解放区的重要通道,黄河以东支援陕甘宁边区的粮食、弹药大部都经此渡口转运。此时,为中央机关准备的10余艘大木船正在渡口停泊起锚待发,船业工会挑选20余名经验丰富的老船工承担渡河任务。毛爷爷一行相继上船后,站在船头向山坡和河滩上欢送的陕北群众频频挥手,告别战斗和生活了13个春秋的陕甘宁解放区,渡过惊涛澎湃的黄河,开始了继两万五千里长征后的又一次伟大的战略转移。

黄河东岸是晋绥解放区。毛爷爷等前委一行登岸后,骑马沿黄河东岸而下,经碛口,在寨子山村住宿一夜,24日沿碛口至临县大道北行。这条山区大道在中央后委移驻临县三交镇双塔村后曾进行过整修,可行驶小型汽车,当晚宿于中央后委驻地,受到杨尚昆等后委领导的迎候。25日下午,周恩来召集前委、后委人员开会,传达这次转移的路线和注意事项。他说:“毛主席这次从陕北到河北是因为已经完成了留在陕北的光荣任务,是为了转移到更合适的地方去。这次行军大部同志还要步行,要跋山涉水,还要经过太原附近的游击区,大家要有敌情观念,要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26日,中央前委领导乘坐吉普车数辆,沿临县至兴县公路向北进发。不久,中央后委也陆续出发东迁。中央前委车队当晚到达晋绥军区驻地兴县蔡家崖,受到贺龙、李井泉等晋绥区领导的迎接,在此停留8天。

此时太原、忻县还被国民党军队占据着,而雁北地区都已解放。为了安全,决定不走中央工委东进的路线,由此转向东北,从兴县去雁门关,经五台山北路进入河北。从兴县去雁北的路是抗日战争前的一条山区道路,日本占领时期抗日军民多次进行破路斗争,道路时通时阻,1945年冬为了从延安向东北输送干部,当地人民政府曾分段进行整修,修建和加固了一些石拱桥,1946年以来又组织民工平整路基,可以通行汽车。44日,毛爷爷一行乘车继续沿此路东进,当晚宿于岢岚,5日宿于神池,6日在宁武以北出内长城,跨过阳方口,越过同浦铁路转入东去浑源的大道。这条路在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初期,是晋察冀经晋绥去陕北的一条秘密交通线,经整修成为一条能通行汽车的山区公路,其走向是沿内长城以北的恒山余脉由西向东。中央前委车队循此路经朔县南坪、石城庄、河会、大涂高、南磨、南榆林等村,进入山阴县境,过广武到达太原至大同公路上的新广武,南行过雁门关,于6日晚到达代县。这里是晋绥、晋察冀两大解放区的衔接地带,晋察冀军区派保卫部长许建国在此迎候。7日继续乘车沿原平至灵丘公路东行,经代县枣林镇、繁峙城、砂河转入去五台山的大道,当晚住于五台山北麓的伯强村。

在中央车队到达繁峙之前,五台山地区下了一场大雪,经当地人民政府组织群众及时清扫,保证了车队的顺利通过。7日下午至夜间,一场大风雪又封闭了上山的道路。次日一早周恩来即带领人员骑马上山探路,由于风雪太大,道路不清,汽车无法进山,车队被迫阻于伯强。

中央前委数百人,自进入晋绥解放区后,走到哪里都有充足的后勤供应。但这次从代县出发时仅带了两天的粮草,到8日晚已即将断炊,正在筹划向村里借粮时,晋绥区派车送来了粮菜副食。原来晋绥解放区得知中央车队困于伯强的消息后,马上派出汽车运送给养,并动员沿线村庄群众扫雪,以保证中央前委的后勤供应。周恩来代表中央向送粮的同志们说:“感谢晋绥的同志,感谢这里的老乡。”

中共晋察冀中央局为了做好中央搬迁的准备工作,早在4月初就派副秘书长周荣鑫带领行政科人员前往五台山南麓的台怀镇迎接,并由北岳行署主任张连奎带领一连战士检查路线和做好值勤工作。按照预定计划,47日下午车队通过五台山,因7日夜间一场大雪封闭五台山的上下通道,而未能成行。当时国民党军用飞机一直在侦察中央机关的行踪,323日曾对黄河渡口进行轰炸,4月初又对阜平城西大道村进行空袭,情况异常危险与紧迫。为了尽快抢修上山的道路,周恩来指示三天内必须开通。这条盘山公路是“七·七事变”前修的,北麓从伯强到鸿门岩20公里,南麓从鸿门岩到台怀也有20余公里,路窄弯急坡陡,平时汽车很难通过,加之这一带气候恶劣,天气多变,农历5月都有下雪的纪录,修路任务十分艰巨。4月初五台县曾组织民工对此路进行平整,清除路障,吉普车可以通过,但因这次雪大风急,公路积雪薄厚不等,弯道及傍山路段积雪已达丈余,3天修通难度极大。同时,山区村稀人少,动员几百人上山很不容易,有的村凌晨出发,要走一、二十里上午八、九点钟才能赶到,天黑之前又必须撤下山去,以免大雪封山。行署主任张连奎和五台县长周官等人骑马到附近村庄动员群众,老乡们听说从陕北过来一个“教导旅”要开往华北前线,因大雪阻在这里,一下子就集合了800多人,一人一把铁锨和扫帚,争先赶到工地。在修路过程中,老解放区的群众表现了极大的热情,与解放军战士一道,冒着凛冽刺骨的寒风,在几十里的雪路上摆开了战场,呈现出一派你追我赶的沸腾场面和奋不顾身的动人情景,只用了半天时间,便将鸿门岩以北的上山公路打通。

中央前委在伯强停留两天,于9日上午10点乘车出发,开始攀登鸿门岩北上。周恩来带领张连奎、周官等同志提前骑马出发检查道路。原计划下午3点钟即可通过海拔2800米的鸿门岩,但走了一半路程,天气突变,又袭来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雪。刚刚清扫过的公路,又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坡陡路滑给行车造成极大困难。但没有办法,只好战士们在前面开出一段路,汽车往前走一段路。但雪越下越大,为了避免发生危险,在路窄急弯处汽车不得不停下来,中央前委领导就这样时而乘车,时而步行,相互搀扶前进。晚上7点才通过五台公路最高点鸿门岩,周荣鑫等人在此迎候,当晚住于台怀镇。10日,中央前委车队顺大路北行,经射虎川、铁堡、芦家庄,进入冀晋两省交界太行山上的长城岭,继续沿着去阜平的公路东进。经长城岭、龙宿庵、印钞石、龙泉关、招提寺、八里庄、石佛湾、大教场等村,下午到达阜平西下关,在此住宿一夜。11日继续东进,经红草河、栗园铺、龙王庙、双岭峡、不老树、黄土梁、圣水等村后,开始沿河床前进,过色岭口、李家台,跨过沙河,进入法华村,再经阜平县城南街沿流泉河滩南行,经槐树庄、路头、海沿、燕头、福子峪到达菩萨岭,在这里受到晋察冀解放区首长聂荣臻、彭真、刘澜涛的欢迎,尔后一起乘车到达城南庄。

中央前委在城南庄居住10余天,423日周恩来、任弼时等乘车向西柏坡进发,车队进入南沟后往南,途经后庄、温塘、南台、白家湾,越白石岭进入灵寿县境,再经瓦房台、宅南、岔头、慈峪、灵寿城、平山,到达西柏坡,与中央工委会合。留驻城南庄的毛爷爷同志于515日移驻附近的花山村,25日由花山乘吉普车经城南庄,过白石岭、宅南、北庄、陈庄、寨头(以上属灵寿县),进入建屏县境,再经两界峰、宅北、苏家庄,于当日到达西柏坡,五大书记在此会师。这次转移历时两个月,途经3省、15县,行程500余公里。

从五台山到西柏坡的公路,经1947年春天整修后,大部分路段已能行驶大车。1948年初春,晋察冀边区交通局与涞源、阜平等县民工,又对此进行了一次大的整修,路基普遍加宽到4.5米以上,最小曲线半径15米,并对沿河滩路段进行了平整。同年3月,还对城南庄至陈庄段进行了改线、加宽和降坡,路基也全部宽达45米,达到了行驶汽车的标准。这样一来,该路段就保证了中央前委车队的顺利通行。

为了保证中央前委、后委的搬迁,晋察冀边区领导对这项任务极为重视,除及时整修道路、桥梁与组织沿途值勤保卫外,还在代县枣林镇和阜平县法华村设立接运站,指派有经验的干部组织转运工作。并先后组织边区各部门和北岳行署的8个运输队,由齐镇青统一指挥,承担运输任务。边区运输大队副大队长任大一带领15辆铁轮大车于4月初到达繁峙实行搬迁任务,49日拉运物品的车辆行至五台山途中,下起了大雪。因雪大路滑,只好两辆车一组进行倒运,上坡时4头牲口拖一辆车,下坡时随走随为车轮打掩。他们赶到十字坪时,正值中央前委的车队经过,此时全体队员忘了疲劳,又一起出动帮助清除积雪,使前委的汽车顺利通过这里。队员们尽管累得精疲力尽,但因受到了毛主席的表扬,心里都充满了无限的喜悦。北岳一专区雁北运输队队长刘士鹤带领20头牲口的驮骡队,从枣林村接运。有时经五台山送到法华接运站,有时直接送到西柏坡,先后往返了10余次,历时整整3个月。此外,参加这次搬迁的还有边区粮食局运输队、北岳三专区五台运输队、北岳四专区平山运输社等单位,运输队员驾驭大车,驱赶骡驮,克服一切困难,多次往返于五台山和冀西太行山区,安全顺利地完成了搬迁任务。

中共中央、人民解放军总部领导核心集中到西柏坡这个小山庄后,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不足一年时间,成功地组织和指挥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把国民党赖以维持其反动统治的军事力量基本摧毁,解放了长江以北的半壁江山,取得了解放战争的决定性胜利。

三、中共中央机关及解放军总部由西柏坡迁往北平的路线

19493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处于最后胜利的前夜。在此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中共中央于35日至13日在西柏坡召开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七届二中全会。中共中央主席毛爷爷在会议的报告中指出:“从1927年到现在,大家的工作重点是在乡村。从现在起,开始了由城市到乡村并由城市领导乡村的时期,党的工作重心由乡村移到了城市。”中共中央决定离开中国革命在农村的最后一个指挥所西柏坡,迁往北方的历史学问名城北平。

中共中央对这次搬迁非常重视,周恩来同志任搬迁指挥部总指挥,由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和组织部、统战部、中央军委的领导组成中央机关搬家指挥部。为了作好搬迁准备,早在3月初杨尚昆即电令驻北平的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准备汽车接运中央机关。同时,由指挥部拟定从西柏坡经保定到北平的搬迁路线,并及时向华北人民政府下达了道路修补计划。华北人民政府指定华北公路总局负责完成此项任务,总局通过实地调查,迅速制定了整修方案。为落实抢修计划,总局派工程技术人员吕子辉、申剑负责平山、灵寿段的修补工程,派工程队队长王连峰负责行唐、曲阳、唐县段的修补工程。工程人员到达各县后与地方政府密切配合,分头发动群众,明确修补的重点是平垫坑洼,碾轧坚实,对路基较窄的个别路段进行加宽。曲阳县接受任务后,将境内23公里整修任务分配到沿路各村,以村为单位分段施工,仅两天时间就保质保量地完成了任务。其它各县经民工奋力抢修,也按期完成,以上两段已全部可以通行汽车。从唐县到保定的道路原是“七·七事变”前修建的公路,损坏不是太大,经研究决定,直接动员沿线民工分段修补,同时要求全部任务在三天之内完成。此外,还对津保、平大等备用路线进行了抢修。与此同时,根据指挥部的安排,从北平、石家庄等地调用的百余辆大小汽车,在321日前已赶到指定地点——平山县郭苏村待命。参加搬迁的车辆除东北野战军的汽车部队外,还有华北军区汽车二团、军区汽车独立营和华北公路总局汽车大队的车辆。

1949323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一年前的今天,毛爷爷率领中央前委离开陕北东渡黄河来到晋察冀解放区;一年后的今天,为适应革命形势的需要,中央机关又一次进行伟大的战略转移。上午11时,西柏坡上空春风送暖,阳光灿烂,郭苏村的河滩、谷场、路旁排列着11辆吉普车和百余辆卡车,毛爷爷等中央五大书记依次登车,连同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的其它领导分乘吉普车前行,随后是工作人员、警卫部队的卡车,车队前尾相接,蜿蜒10余里,浩浩荡荡地开赴未来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北平。

搬迁车队从郭苏出发,沿西柏坡至灵寿公路东行,经尚家湾、中石殿、两河、胡村、上三汲、田营等村进入灵寿县境,过西南城到灵寿。然后转入灵寿至唐县公路北行,经南托、朱食、东西孙家楼等村,跨磁河进入行唐县境,先后过南张吾、东留营、西霍到达行唐。又转入行唐至曲阳公路继续北上,经南北贾素、东市南、故郡,过大沙河进入曲阳县境,经晓林、王化、路家庄到曲阳。再转入曲阳至唐县公路,经马古庄、董家马、下河进入唐县(一说从曲阳过唐河,经钓鱼台、温家庄、北罗到唐县城)。当晚,中央搬迁车队住在唐县东北的淑闾村。24日继续沿唐县至满城公路北上,经高昌,进入完县境内,过完县城东行,经方顺桥转入平汉公路,到达保定,林铁在此迎候。下午3时,车队从保定驱车北上,经徐水、定兴、高碑店到达涿县。北平市长叶剑英、军委铁道部长滕代远由北平来涿县迎接。毛爷爷一行改乘火车于25日拂晓到达北平清华园车站,受到彭真、聂荣臻、刘澜涛等人的热烈欢迎。中共中央、人民解放军总部到达北平后,指挥了渡江和江南等各个战场的战役,召开了新政治协商会议,迎来了新中国的胜利诞生。

 

(叶志安整理  资料采自《晋察冀边区交通史》)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联系大家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 帮助中心
地址:石家庄建设南大街38号 邮编:050001 电子信箱:sinorb@cscec.com
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 京ICP备12019915号
版权所有:美高梅手机登录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